当前位置:国际日报 2021年07月31日 第2021-07-31期 >> 第A5版:印华论坛/副刊
按日期查阅

我的故事 (第二章)

三宝垄:夏木匠

  18、表妹的第一碗粥
  学校被禁开办,适在这不上不下尴尬的四月,我只好决定辍学,无奈父亲硬要我继续读下去,我只有到华英中学报名明年一九五九年重读高中一,也就是说打现在停学到明年再读,我有七八个月荒废的时间。
  人到太闲空的时候有时会感到闷得发慌,甚至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
  现在家里有了四姨——我的二娘来打理,家里大大小小的家务我可以不用过分操心,于是变得懒懒散散失去往日起居规律,要就呆在家里,喜欢时就跟随父亲到他工作的工地去玩。
  我很爱走近那榕树丛边去听那不知样貌不知名的鸟间歇的“躬……恭……公……”地鸣叫,声音短促浑厚,嘹亮悦耳动听,如果不是站在碎石小径上,我真想就这样躺在地下,双手交迭枕在脑后,在幽静的榕树丛下,聆听人间能得几回闻的天籁之音。
  我回转身走进放学了而空着的教室里,独自坐着沉思,缅怀母校的那一草一木;想起自己恶作剧时,用笔尖撩一撩坐在前桌与表妹长得几乎一摸一样的女同学(可惜她剪的是安德露夏萍当时流行的短发型),弄得她异常气恼,欲怒还嗔。(后来才明白过来,原来在不自觉中我竟然暗暗喜欢上她,怪不得那时第一眼见到表妹,就感到非常的熟悉和非常的亲切)。
  想起了她,自然而然想起了表妹。
  是的,表妹。我不由得浮想翩翩,忽然灵光一闪,明天,对,明天向老爸“请个假”,我要到万隆再玩一段时间。
  一整晚坐在夜行的公交车上,到达万隆已经是凌晨时分,东方已露鱼肚白。带着眼睏疲惫的身子,乘街车来到姑妈家,我拍拍门,开门的竟是表妹自己,她已经装扮好上学的模样。
  我本就想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所以不告知她我要来的消息。见了是我她果然惊喜地张大了口,她挽着我的手走进屋里,我趁没有他人在,偷偷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她妩媚的一笑说:“别玩了,你坐一会,待我冲杯咖啡,然后整理一下睡房,你上楼房里休息,我也得上学了。”
  我没有回答,用手指指她的嘴再指指我自己的脸颊,她向我做个鬼脸,浅笑着做咖啡去了。
  待她整理好阁楼的睡房下来还要陪着我喝咖啡时,我催促她快上学去,时间不早了迟了要受罚。
  她慢慢把脚踏车推出门,我轻轻地在她柔腴的手臂捏了一下,推了一推,她才一步一回头骑了脚踏车上学去。
  我把咖啡喝完,起身上楼休息。
  一觉醒来,已经快十点了,竟然一睡就两个多小时。这时我听到厨房里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下楼进厨房看个究竟,原来是姑妈正在打鱼鳞,是一条鲷鱼。
  我走过去叫声“姑姑”。
  姑妈回过头来说:“你起来了。”她放下刀,有些诧异问道:“你放假了?”
  “不是放假,是学校被禁止不可开办。”
  姑姑哦了一声,回过头去继续她的工作。
  “姑姑让我来。”我一边说一边走过去拿起刀子,继续把鱼鳞去净。姑姑把手洗清洁转身去做别的,口里却不停的问:“你二娘待你可好?”到底是亲姑姑的关怀,我听了感到非常温暖。
  “姑姑 ,二娘与我是‘老相识’,是我的四姨嘛,还挺和气。”
  “哦,那就好。”姑姑好似很放心。
  我把鱼鳞打好,把内脏起了出来,在水里洗清洁后问道:“姑姑,把鱼清蒸还是油煎?”
  “不是自己吃的。”姑姑说:“是做‘鱼生粥’用料,姑姑卖夜粥已有两个多月了,阿兰没告诉你吗?”
  “刚才早上只是匆匆一面。”我说:“我们心里有很多想念的话还来不及说呢……”我见姑妈一直似笑非笑听着我说下去,才发觉自己说溜了嘴,让心里的话被“准”丈母娘听了去,“准”丈母娘又是笑容可掬地听着,我不觉有点失措,是含羞更多窃喜。
  说话间,只听得有人开门的声音,我看着大门,是表妹放学回来了,见了表妹我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狂喜。
  表妹把脚踏车放好,向我笑了笑,朝姑妈叫了声“妈”,便坐在椅子上弯身把鞋子脱下。姑妈也已把饭菜摆在桌上,一汤二菜,口里嚷着:“来,大家一起吃。”
  我与表妹相对而坐,看到表妹被日头晒得通红的面庞,我心里想,这样晒下去,你将变成一个黑美人啦。
  饭后,本以为能够与表妹促膝长谈,叙诉别来无恙,谁知表妹这时却忙着准备葱花、鸡丝、鱼肉等傍晚卖粥时的一切配备,我站在一边帮不上忙。
  姑妈卖粥的档口是在一处近十字街口一家仓库的檐下,放一张用两张桌连起的长桌,桌前摆两张长椅,几张圆櫈。表妹开始生火热粥,姑妈则把佐料、花椒、酱油等摆在桌子上,她们有她们忙的。
  我拉过一张凳子悠然自得观赏万隆黄昏的街景,万隆天气本就寒冷,入夜尤其更甚,男男女女出门都穿起外套。正在我心不在焉当儿,忽然听得:“喂吃粥啦。”我定下神,表妹站在背后直瞅住我,我有些讪讪然,跟着她坐在长椅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鱼生粥放在我面前的桌上,还有一小碟辣椒豉油(她知道我喜欢吃辣的)。她似笑非笑略带调侃地说:“老……呃,叫错了,表哥,这是阿兰今晚亲手煲的第一碗给你第一个吃的粥,因为……”这小妮子很爱卖关子,不理你,看你怎样奈何老子。
  她慢慢地坐到我身边,轻轻地在我耳边低声的说:“因为你也是我第一个喜欢的男孩子。”
  我听了顿时”轰“的一声如雷贯耳,几乎发昏。这小妮子对我一往情深何至于斯。
  真的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表妹第一次亲手煲了第一碗粥送给所喜欢的第一个男孩子,有这样一个痴心的红颜知己伴随一生,夫复何求?
  (未完待续)

HUANQIUKUAIBAO - INDONESIA
Copyright© 1997-2020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