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环球快报 2022年01月25日
按日期查阅

夏婳(美国)

一首歌的距离
  

机已经起飞两个小时,很
  多人开始昏昏欲睡,艾秋也觉得有些乏了,想闭上眼睛。边上座位的男人似乎没有察觉,依然喋喋不休的低声说着什么。他兴致很好,还不时的夹杂着肢体动作,手舞足蹈努力表演着,只是这出独角戏唯一的观众——艾秋的心思一点也没有被吸引。
  艾秋伸手打开了机窗的遮光板,随着砰的一声响,刺眼的阳光照了进来。男人被声音吓了一跳,不自觉地住了嘴。艾秋扫了一眼外面的白云,心情倏地好了起来。
  艾秋这趟回国是去办离婚。她的离婚和她结婚她本人一样,平淡无奇。艾秋除了容貌漂亮一些,其他都是平常,找的老公也是如此,稍稍算点异常就是老公来美国留学,她跟着陪读,出国浪潮翻滚之下也不稀奇。再到老公的海归,海归的人数多得似海底的海带,到处都可以见到他们飘扬的旗帜,艾秋夫妻是最不起眼的一对。
  随着大流一直是艾秋生活的趋势,老公也没有例外,亦步亦趋缓缓地就走到了家的边缘地带,东张西望,左顾右盼,当然很快就有心意相合者应了上来。遮遮掩掩若隐若现的游戏,艾秋都没有参与进去玩的欲望,艾秋母子地位和称号依然维持着,但老公的心仿佛压上了巨石的天枰失衡得厉害。虽然身影坚定不移,但感情摇摆的幅度也清晰可见。
  亲朋好友以为艾秋会装糊涂的,或者说他们认为当鸵鸟是艾秋最好的选择,这日子忍辱负重笑到最后才是胜利几乎成了全民的格言。可艾秋没有,在家人的反对和骂声中,老公的不屑里,她毅然而然地选择了离婚。
  回美国的飞机,都没有送行的人,艾秋突然觉得离的不仅是婚,没有做错事的自己似乎众叛亲离,且不去论这是否合理,这个婚离得是否值得?细想之,自己可以过苦日子,穷日子,分别的日子,孤单的日子,但不可以,绝对不可以过没有自尊的日子,和一个把自己自尊踩脚底下的男人同共枕那是折磨和酷刑。
  从这个角度而言,艾秋很认可自己的抉择,自尊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会意识到它的可贵。艾秋忽然想刚才是不是伤了邻座的自尊,从上飞机起,漠不相识的男人似乎就在一直小心翼翼地和艾秋寻找话题。在艾秋没有什么反应的情况下,坚持不懈着。艾秋被迫得知着男人的信息,回国是出差,和她一样住美国C城……
  “你在哪里上班?”静默了许久之后,艾秋轻声问。男人的回答她没有听得太清,听清了也可能不知道,那么多的公司。
  “你呢?”男人的追问接着而来。艾秋工作的公司很大名气,不过她的位置极其不起眼。
  “哇,太巧了,我就在你们那幢大楼斜对着的A大厦,如果你办公室朝北的话,从窗户都可以看到我们大楼,我们走路不过五分钟——一首歌的距离。”
  后面的行程,他们还是有些交谈的,但艾秋什么也没有记住,唯独对那一首歌的距离深刻脑海,当她上班累了,远处眺望看着A大厦,就不由自主地想起这次萍水相逢。那个男人一路的殷勤,驱逐了艾秋心中许多落寞。虽然他们连彼此的姓名都不知晓。
  那天午饭时间,艾秋突发奇想,朝A大厦走去,果然,一首歌听完,她来到了A大厦楼下,人来人往,没有人为她驻足和等候,她很茫然,仿佛看到了自己处境的浪漫版,深夜里她苦苦挣扎时就是这个感觉。
  艾秋开始经常往A大厦走,走走会停停,但左右还是一首歌的时间。她听得最多的歌,张杰和莫文蔚的《一念之间》
  谁面前一片云里雾里的山
  推开门我是看风景的人
  转一圈见仙外仙见天外天
  天地间我牵挂的是那一眼
  那一卷泼墨留白的分寸感
  千百遍我在心里默念
  绕一圈那些年的悟道参禅
  你面前始终无法说圆
  看一看前路弯弯
  见一见花落池边
  听一听弹欲断弦
  会一会地阔天圆
  转一转尘世凡间
  只不过一念之间
  你来过我记得便是永远
  如一缕青烟挥之不去终日缠绵
  你转身我经过便是人间
  如一滴水恋你指尖万般不愿
  你来过
  我记得便是永远
  如一缕青烟挥之不去终日缠绵
  你转身我经过便是人间
  如一滴水恋你指尖
  心甘情愿
  艾秋听得很痴迷,不过没有棋逢对手,你,在天边,在梦里,在无限的期盼中……
  那个阳光灿烂春日,男人和她在A大厦下擦肩而过,却又忍不住回头叫住她:“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艾秋愣了,笑了,如春花一般:“是的,飞机上,一首歌的距离。”
  男人也笑了:“看来我们的记性都不错。”
  不约而同,他们经常碰到,然后聊几句,一起吃午饭。男人一如飞机上殷勤,体贴,还有少许的温柔,让艾秋觉得男人仿佛从来就是她生活的一份子,他们无所不谈,聊天,聊地,聊生活,聊感情,还有孩子。男人宣称有三个女儿,其中一个就是他太太。
  “我有次在高速公路上,发现有个女孩在求救,以为爆胎什么的,就下去帮忙了,结果那女孩哭着说她不敢开高速,是误入了高速进口……之后,这个女孩就成了我太太。”
  “好浪漫的故事!”艾秋发自心底:“这类型的女子很讨喜,温柔如水!”
  男人几乎是打断艾秋的话:“对,跟藤一样,缠住了你,离了你活不下去……”之后是声听不见的叹息。
  艾秋寻求着男人躲避的目光,忽然间有些心疼:婚姻,有时就是藤吧,被缠住了就不能呼吸……
  或是理解或是同情或是共鸣或是,他们之间千丝万扯起来,就是叶子的脉络,清晰地牵挂着,那一首歌,艾秋在心底吟唱希望唱出个花好月圆,像歌的MTV配图,唯美如画。偶尔的偶尔,他们也一道出去,儿子居然和男人相处很融洽。
  那日,男人说要去欧洲出差,去那个举世闻名的浪漫之城,滋生无数想象和事实的浪漫故事的城市,男人邀请艾秋一起去。艾秋一愣,男人意味深长得加了一句:“带孩子一道玩玩,酒店费用可以全免……”
  艾秋的心方寸大乱,似她的愿望又不是她的期待,兜兜转转,艾秋从没有希望面对这样的局面。
  几乎每天中午的相聚男人会旧话重问一次,很绅士的,是姜太公的鱼钩。艾秋全然不知怎样的答案合适,机票她偷偷的订下来了,只是没有告诉男人。她想给男人惊喜,却更盼望男人给她惊喜……
  左右之间,艾秋有些惶然,干什么都心不在焉。今天一首歌唱完,她错愕自己居然不在A大厦下,原来是走反了方向,陌生的路口,陌生的心情,艾秋突然明白,不管距离远近,一定要方向对,方向错了就是绕地球一周也到不了目的地,一首歌的距离也可以是遥远……
  艾秋抬头看了看天,与往常没有什么不同,将也不会有什么不同,取消机票,拉黑男人,删除电话号码,一首歌的时间,她做完了全部,转身往回走,艾秋换了一首粤语歌:
  每进寸步也像悬崖
  我想不通我想不懂
  是决绝怎么今天不甚苦痛
  若你心境亦觉相同
  无谓强要说另有隐衷
  其实最想最念会是谁
  却数不出这伴侣
  若这算是爱怎会觉得累
  愉快结局有几许
  随便说天说地说空虚
  始终都需一一面对
  聚散纪定数不再作考虑
  没有气力不想再追
  宁抽身远去……

HUANQIUKUAIBAO - INDONESIA
Copyright© 1997-2020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