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环球快报 2022年01月08日
按日期查阅

在这一波新疫情的生活

扬子江

  自去年三月爆发疫情以来,汶来政府一直战战兢兢做好防疫措施,很快的疫情就被控制,我们的日常生活也逐渐回复正常,各领域恢复正常运作,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大家又可以与家人、同事和朋友开 开心心的堂食,自由自在的逛街买东西。虽然各个关口还是关闭,但在国内的我们已可以自由的走动,虽不必戴口罩,但还是有部分卫生意识较高者,在外出时还是会戴着口罩,同时我们还是会记着保持人身距离。
  然我们的邻国(美里)的疫情节节上升,它一度曾有零确诊,并保持了一段时间。这让我们忍不住有窍喜之感,引颈殷殷期待着可以再游或回美里,尤其是那些被逼逗留在汶莱,有家归不得的客工们。但非常不幸的,美里的疫情又再爆发及飚升了!客工们真不知他们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家与亲爱的家人相聚,幸好现在科技进步,不能相聚但能在频视见面交谈!
  然而我们汶莱在八月七日突爆一宗本土确诊,那是海外员工在钻油台感染到的。回到家就传染给家人及亲友,他还到诗利亚面档去找朋友吃面相聚。那疫情像草原上的干草,一烧不能控制,很快的传染给很多人。这一来就破了汶来457天零确诊的记录!
  很不幸的,他的孩子就读的学校在八月七日刚好有个集会,虽然妈妈在得知爸爸确诊的当天早上立刻到学校替孩子请假并带回家,但他们同学们已聚在一起有三两个钟,尤其是他的同班同学。大家都坐在一起,搭肩把背的玩乐着。
  小宝放学回到家,告诉我这一切,他不知为何他隔壁班的一个同学集会到一半,被妈妈带回家,我想可能是家中有要事吧!
  傍晚,女儿要去斯市聚餐,开车离开家后,我就在简讯看到政府宣布有确诊的消息并立即禁令堂食,禁上学,得戴口罩,人与人之间更要保持人身距离,外出要扫描卫生二维码,测量体温。我立即打电话给女儿,她说她听到新闻报告得知消息了,正停在路边详听卫生局的新闻报告,之后就会回家。
  现在我有点担心家中这两个宝贝,他们都与这个同学坐在一起。希望一切只是担忧而已!
  第二天八日星期天,既然不能堂食,我们就去打包早餐回家吃。吃过早餐不久。学校传来简讯,九、十年级的学生与家人全得去检测。即然已吃过早餐,倒不如就去医院检测,之后顺道去购买日常必需品与这个星期的日常食物。
  万万没想到买完东西回到家,卫生二维码竟变红色了!我们全家都被隔离了两个星期!我一直以为是要检测成绩呈阳性才会变红,怎么会这样快!?我们的蔬菜不够吃两个星期呐!幸好肉类与鱼虾刚好买多了!看样子只好麻烦邻居帮我们买了!
  教育部立即宣布把第二学期的假期提前一个星期,好让师生们都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上网课。
  学校的老师每天都传简讯来问候学生们,因一部分的学生已出现有确诊的诊状,两个宝的同学们已有很多出现诊状了,尤其是与他们同坐周围的同学们。我们家二宝及大人还全无诊状。
  一天要煮三餐可有些问题了(我们一向只煮早晚餐,午餐在外解决)食物肯定不够了!真伤脑筋啊!对面的邻居替我们买了一次食物后,见疫情越来越猖獗,他们也不敢出门了。更糟糕的是我们的左邻右舍,一个家庭是与孙子们同校的,被隔离了,另一是在钻油台工作的,同样也被隔离。对面的邻居告诉我们与我们同一排的住家全都被隔离了,因为他们看到有 人 送 食 物 到 他 们 的家。教我们也申请食物,可是我们吃不惯辛辣的食物,行不通。
  一些朋友知道了我们的困境,欲帮我们购买必须品及疏菜等,但他们住在十多公里外,那真太麻烦了,只好婉拒,谢谢他们的好心意。
  后来女儿的同事得知我们的困境,替我们买了一大堆东西放在篱笆外。
  暂时解决了我们食物的短缺。小媳刚好要回娘家也给我们送来几袋日常食品。女儿另一个朋友也帮我们买了许多蔬菜瓜果,这一来食物多的连冰箱也放不进,只有先吃一些不耐放的蔬果!
  在这隔离的期间,大儿与女儿只有追看连戏剧打发时间,傍晚时,他们父子就练习打兵乓当运动。女儿告诉她小哥,她像在渡长假,她小哥说他感觉像在半退休,他已近一年多没上班了。
  但过了几天,先是女儿有些发热,伤风与不舒服。她开始怀疑自己确诊,因与她一起运动的朋友确诊了,而在学校她监考的其中一个学生也确诊了。于是在家我们也戴口罩。练习兵乓的父子也感觉得气魄没有平日的好,多打几局开始会气喘,很快疲累。我暗暗的担忧他们的状况,很明显他们都出状况了。
  第十二天我们再次去检测,三天后成绩出来了,大儿,女儿和二个宝都呈阳性,他们全部都确诊了!于是女儿搬回她自己的房间隔离,二宝同在一间房间隔离和大儿就 在 自 己 的 房 间 隔 离着。除了女儿发热与伤风咳嗽,小宝也开始发热与流鼻水,大儿只有些发热,感觉很不舒服,动作大些还会气喘,只有大宝什么不适都没有,只觉的身体暖暖的。
  家里就剩我与大媳检测呈阴性,但被隔离着。我们全部都带着口罩。三餐均送到他们的房间,同时也关注着他们的状况。幸好他们都属轻微的诊状,就像平时的发热,伤风,咳嗽 一般,感觉很累。平日早睡早起变成早睡晚起,下午还会睡午觉!他们在隔离期间都先收拾好自己的衣物用品,二宝还把书包也带着。等候救伤车来戴他们去隔离中心。因怕二宝吃不惯隔离中心的食物,再托朋友买一些杯面与饼干。只要听到救伤车的鸣鸣声,就在想是要来戴他们了?可是救伤车要来前通常会来电通知。但他们在家隔离了一个多星期,救伤车还是没来,诊症却消失了。
  女儿的中六学校,被改造成隔离中心,女儿就希望他们会被送去奕县隔离,不用远去到都东的隔离中心。时不时卫生部会打电话来问诊状,得知他们都个别在房间隔离着,而且症状全都没了,就叫他们自己居家隔离着,耐心等待救伤车的到来,因救伤车实在太忙了。
  这期间,女儿上网搜查购买,买了消毒枪,大宝每天早上睡醒就拿着消毒枪消毒每个房间与客厅,他做的不亦乐乎!再买测血阳器,他就帮我们量血阳!上午那段时间开窗户,开前后门,让屋内的空气流通。最后再买来了个空气净化器,这防疫功夫可做足了!
  等着等着,学校开学了,由于二宝们都没不舒服,于是他们就跟着上网课,做功课。再过两个星期去检测,大儿与小宝的成绩呈阴性了,可是女儿和大宝还是阳性,于是我们又再被隔离多两个星期!哎! 真的没完没了!这一来我们就被隔离了一个多月!我与大媳测检了三次,幸好都是呈阴性!再过十二天,卫生部再来电话告知,女儿和大宝在这段期间全无诊状,就属阴性,不用隔离了!也不用去隔离中心了。于是我们一家人又可以高高兴兴再围桌一起吃饭了!
  我们的日子好像都恢复正常了,孙子们继续上网课,我们则在吃过早餐后,各带瓶水到楼下车房闲谈,滑手机或看书。车房旁有个鱼池,旁有棵龙眼树,清晨凉风习习,鸟语花香,倒是个很舒适的休闲区。午后午觉醒来,也继续在车房聚着。我和女儿多数是看书,这期间,我倒看完了八九本小说!大儿则清洗鱼池、鱼缸的青苔、清洗过滤器和整理鱼草。傍晚没和小宝 练 习 乒 乓 时 就 扫 落叶。偶而我也捻花惹草一番,施肥除草,修剪花枝,女儿还清洗花盆的青苔。平时没时间做的功夫,现在就有太多太多的时间来挥霍!
  家里的龙眼果实累累,压在车房的屋顶,大儿把龙眼剪下来,自己没什么胃口吃,又不敢送人,儿女们都怕龙眼会有冠病,万一别人吃了被感染,怎么办?去看香蕉,也熟了好一大串香蕉,于是,炸香蕉,做香蕉蛋糕,再拼命吃,也只能吃掉半串,结果龙眼和香蕉全部都丢进草从里!惋惜是惋惜但也无可奈何!
  傍晚四点或五点,女儿就收听卫生局的新闻布告会,起初真的听到心惊胆跳!疫情越来越猖獗,确诊人数节节上升,奕县被视为毒区!其它县的人都希望政府宣布封城!部长一句话“如果控制的不好,可能会封城”,可是很多人都没听清楚,就认为政府要封城了!引起超市一阵抢购风潮,许多人都涌进超市抢购食物与日常用品。
  幸好,慢慢的,疫情在政府实施各种措施下受到了控制,疫情才缓慢下来。
  就这样悠闲的渡过这段隔离日子,在隔离结束后,大儿恢复上班,女儿和孙子们则继续上网课。
  九月十八日,我的四个宝贝(小儿子的两个)全在同一天接种第一剂疫苗,我们大人则全都接种了两剂疫苗。
  虽然九月十九日解开禁令,开始可以堂食。为了安全,我们还是一样打包回家吃,而且二宝只接种了第一剂疫苗,还不能外出。
  现在的每天的卫生新闻布告会的报道,确诊的人数已渐跌至两个数,希望保持减少至零。
  希望疫情早日消除,我们的日常生活恢复正常!(9-12-2021)

HUANQIUKUAIBAO - INDONESIA
Copyright© 1997-2020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