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环球快报 2022年01月06日
按日期查阅

李双(澳大利亚)

澳洲迷路
  

澳洲,老年的华人新移
  民,喜欢步行,喜欢遛狗,也喜欢练功;附近公园里,街道边,不时能看到四仰八叉的大爷大妈。一般都在住地附近活动。但居民区没有围墙,没有收发室,若步行远了点,一不小心,就出界了;出界了,往往就迷路了。之后,会发表走失感言:“我十分想念组织!十分想念领导!希望有人坐镇一线,指挥调配,发布行动计划。我心里亮堂了,就不会迷路了!”
  家属久等,老人不归。一时阴差阳错没联系上,只好报警。到警局去,或警察到家里,都行。先索要走失者照片,然后登记年龄、外貌特征,询问是否文盲——遗憾大多不识英文,确实是文盲——等等。
  不等不靠,道路自信,自己找回家当然好。办法五花八门:带着手机的好办,哭兮兮地给子女打电话。没带手机的,可以敲开(按铃)任何一户人家。只要有人,按铃就给开。主人会不会挨一闷棒?会不会被卡脖子抢钱?不会。然后向主人借电话;问路也可以。他们还会帮你报警。不懂英文的,可以拨打翻译台,说母语,由翻译台同声传译。遇到老糊涂的迷路者,很多人关心他,围着他,出谋划策。有人还扶着他,前呼后拥,很隆重很正规的样子。
  常有人求助于邮递员。白天,邮递员总在各居民区“流窜”。他们见多识广,熟悉道路,会问:“你迷路了吗?”然后查看你的地址,邀你坐到摩托车后座上,送你回家。陌生的温暖,总让人心怀感激,全身普照澳洲阳光。
  连狗一道走失的,还多一条途径。狗挂着铭牌,能查到住址、电话。最不济,狗身上还埋着芯片,内涵更丰富。所以,也可以先把迷路的,需要重点保护的高龄书呆子之类,送到狗站去。
  居民区车道,与普通公路之间,没有明显的分类标志;普通公路,与高速公路之间,也没有明显的分类标志。少数高龄新移民,迷路迷得创记录,迷到了高速路上。这倒好。混在车流里的警车,必定送老人回家。但罚款是跑不掉的吧?
  还有一种走失更离奇,更彻底:一位老人推开大型商场的防火门,走进去,砰的一声,大门即在身后关闭!这种门,从里面打不开,大力士也无用武之地。呼救几乎没用,因为外面的人很难听到。有出口,一般在楼顶,或在底楼。也许大陆人不熟悉这种情况,但,在任何有完整、严格Building Code(建筑规范;建筑法;建筑法令)的国家,建筑内的防火门都是单向的——其主要功能是隔离火场,包括隔离高温和浓烟,严防有人不小心从内部把门打开——这是常识,人人都应该知道!但是这位老人不知道,又没有找到出口,仿佛一夜回到了1960年,竟然活活饿死了……澳洲网等媒体提醒大家:此门勿入!进去就可能人间蒸发!尤其是不懂英文,不看门上提示的新移民,更该注意!唉!
  很多华人不知道,为了避免老人走失,政府开展了一项名为Next of Kin(近亲远戚)的公益计划,特意设计了一款身份识别钥匙扣,上面刻着老人的ID号、姓名、家庭成员、家庭地址,及医生的联系方式等。一旦老人走失或者突发意外,警察或者路人,只要找到钥匙扣,就能及时联系到老人的家人。而且,钥匙扣上的ID号,已在数据库备案,警察很快能查到老人的详细信息。而且而且,钥匙扣是免费发放的!凡是生活在澳洲的老人,不管国籍,只需去警局,完成数据的填写和认证,就能领取。
  也可以用手机LBS,找附近的中国人,方便交流,求得帮助。
  还有一个诀窍,即,到了新居住地,需围着居民区转圈,转一圈又一圈,天天转,让外围烂熟于心。然后插入分解,就万事大吉了。
  没有家属陪伴,也别忙着乘车。如果等公交,需招手;车上不报站,乘客要按铃,否,则车子勇往直前。新来乍到的,看到遍地的单层、双层别墅,长得几乎一样,没有不昏头的。
  这都比误进防火门,好办得多。
  我初到异国时,每次出去,不喜欢健身房,不蒸桑拿,不洗蒸汽浴,不游泳;虽然免费(有的居民区要收费),也不去。偏偏坚持红军老传统,走路。准备先长征25000里,走出老干部的风采和模样。东走西走,就走丢了一次,其实应该算疑似走丢。因为我正愣在路边琢磨呢。这时来了一位老人,西人,会说中文“您好!”我会说英文“摸您”,就告诉他,“摸您!”他比划半天,我才明白,是在问我“是不是迷路了?”我迷路了吗?就在本居民区,应该不算迷路。可是经他这么强力地干扰和破坏,就真的找不着北,确实迷路了。我摸出写着地址的小纸片,他接过去,大手一挥,在国际社会为我指出了正确道路。不放心,又大步流星,引领着我,一直伴我到家。我送了他许多柠檬。他明白,如果拒绝,柠檬就会烂在前院地里。看我进了家门,他才放心离去。
  此后连着几天,出门都由家人陪伴。稍久,决心再次独自闯荡异国江湖。我的感受是,澳洲非常宜居。例如,高高兴兴出门办事,不会事没办成,反而怄一肚子气逃回客厅沙发上;不会莫名其妙被什么保安、路霸打一顿;我也没遇到过小偷、骗子。相反,如果我心情不爽,只消走出去,一定会高高兴兴归家。因为,我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那么和蔼,谦让,礼貌,甚至热情。华人爱点头,老外爱微笑……我充分感觉到,人人都友善,处处有关爱,世界非常温暖,人类充满希望。我若再作势怀念这个那个,除非是个老妖怪。
  只要一进家门,我就发脸书报告:此时此刻,我正得意洋洋,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喝着牛奶,吃着水果,看艺术家齐聚电视里,为我一个人献艺。没有走失!
  其实,我已经对自己进行了全方位培训,早就很老辣了,怎么会走失呢?我会打中文台报警!遇到占线,直接打000,不断重复“Chinese、Mandarin, Please”,就有合格的国家干部手忙脚乱来接招,用中文与我对话!我还带在手机;忘带了也会抓住遇到的任何人,先说“摸您摸您鼓捣摸您!”然后向他借用。我看见邮递员,马上声如洪钟打招呼。甚至谋划着,请他们吃大餐,套近乎,恶补成熟人!我早就认清了防火门的真面目!我申领了老人钥匙扣!我使用了手机LBS!我每天围着居民区转圈,熟悉每一条路!我每晚都上计算机,练习乘坐模拟公交车!措施多了,总有一款能堵塞漏洞!顺便奉劝某些老人:你们所居住的那个区域,或者你们生活的那座城市,就是外地人度假的天堂。在识路之前,先老老实实待在天堂里,原地转圈。作为一个大字不识的新文盲,你们,应该像我一样,贵有自知之明,抓紧时间,去小区“友邻之家”,头悬梁,锥刺股,免费学习英语课程。别忙着乱跑。
  作者简介:李双,生于贵阳,后居成都,现居墨尔本。曾任报社编辑、记者。世界华文作家交流协会会员、澳大利亚新州华文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四部,短篇小说40余篇及随笔2000余篇。‘

HUANQIUKUAIBAO - INDONESIA
Copyright© 1997-2020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