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国际日报 2022年01月06日 第2022-01-06期 >> 第A3版:综合
按日期查阅

吴士存:2022年南海局势考验升级级,做大合作蛋糕方能解局

中国南海研究院创始院长吴士存

  “2021 年,南海局势基本延续总体稳定可控、局部动荡不安的演变路径。随着美国拜登政府上台,美国新一届政府的南海政策呈现对抗性导向,美国主导的南海军事化初见雏形,域内声索国的单边行动此起彼伏……”
  在接受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南海之声专访时,中国南海研究院创始院长吴士存如此总结他对于2021年南海局势的评价。如何破解当下的南海僵局?中国将如何在南海问题上提升实力、保持定力?2022年南海局势将走向何方?吴士存给出了他的答案。
“美国在南海问题上已经转向全面抗中”
  南海之声:您曾对2020年的南海局势有一个评价——由治向乱,那么对于2021年南海的局势,您有什么观察?
  吴士存:总的来说,在即将过去的2021年,南海形势还是在延续总体稳定可控、局部动荡不安的路径演变,但同时也出现了一些新的特征。
  第一个就是美国的南海政策趋于成型。从2020年7月13日前任国务卿蓬佩奥南海政策声明到2021年7月11日现任国务卿布林肯南海政策声明可以看出,美国在南海问题上不再中立,美国奉行以中国为目标的全面对抗政策。第二个特征就是美国主导的南海军事化已见雏形 。 一 个 是“ 四 国 机制”。“四国机制”的推进速度超出了人们预期,还出现了扩大化和向南海延伸的趋势。第二个就是所谓的美英澳联盟AUKUS。在我看来,它还不只是简单的帮助澳大利亚打造一个核潜艇部队,还有网络安全、情报共享,甚至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合作,这是一个全方位的合作。再一个就是在域内,美国和菲律宾、越南在军事安全领域的合作也在提升和推进。第三个特征就是声索国在南海争议地区的单边行动,油气开发、单方面执法等一系列行动,此起彼伏。
  从积极方面看,(当前南海形势)总体是保持稳定的。中国作为南海最大的沿岸国,也是捍卫南海和平稳定最重要的国家。中国致力于推动“南海行为准则”磋商,“准则”磋商已经进入了第二轮审读,目前完成了序言部分的审读 ,所 以 它 在 有 序 推进。再一个就是中越之间、中菲之间解决南海问题的双边磋商机制也一直在有效的运行,这些都是积极的因素。
  “东盟处境两难,但并不会作为一个整体站在中国对立面”南海之声:从2021年6月以来,美国加大了对
  东南亚地区的关注力投射,包括您刚才提到的美国和个别国家的军事化合作的提升,您觉得在这样的形势下,东盟是否能够继续保持它的独立性?
  吴士存:美国虽然声称 不 要 求 东 盟“ 选 边站”,但事实上美国所作所为就是要迫使东盟在与中国对抗问题上,在南海问题上要站到美国这一边。从2021年以来的一些访问看得出来,领导人视频会议、外长视频会议,这一系列举措,一是在拉东盟,二是在一些问题上面试图让东盟“选边站”。
  所以我说东盟面临一个两难境地。东盟虽然声称不选边站,但东盟又难以摆脱这种困境。在安全上面他还是希望美国能够提供保护。在经济上面因为中国已经连续十二年是东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东盟从2020年开始又成为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在经济、贸易甚至投资领域谁都离不开谁。我倒不担心东盟作为一个地区组织站到中国的对立面,但是在和中国的一些合作问题上面,因为美国的影响力可能会导致一些(东盟)国家会说“No”。比如说“准则”磋商,美国的态度变化也影响了一些东盟国家在“准则”磋商问题上的态度,这就是对东盟的影响。
  “2022 年 达 成‘南海行为准则’,挑战巨大”
  南海之声:2022年是《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签署20周年,您觉得有没有可能利用这样的契机,让“南海行为准则”(COC)磋商取得一些关键性的突破?
  吴士存: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2021年8月,王毅外长访问柬埔寨的时候就提出来,希望柬埔寨在“准则”磋商上再发挥积极作用,争取2022年在柬埔寨担任轮值主席国期间完成COC的磋商。这是一个良好的愿望。我觉得无论是中国、东盟或者作为轮值主席国的柬埔寨都应该朝着这样一个目标去努力。
  但是我觉得困难和挑战还是巨大的,还不能过于乐观。主要障碍在哪儿?一个就是美国的南海政策变化。美国由原来支持 COC 磋商,现在变成不支持,甚至于阻挠。美国有他的代理人,美国的立场和态度的变化影响了这些国家。我觉得这是一个消极因素。再一个仲裁裁决也有负面影响。再一个就是一些声索国参与COC磋商的预期目标现在又发生变化了。他们认为在“准则”磋商完成之前,是他们在南沙地区,尤其是在争议地区通过单边油气开采、渔业执法等行动来扩大和巩固他们既得利益的一个最佳窗口期。窗口期对他们来说拉得越长越好。这就是我说的对COC磋商还不能过于乐观,因为有很多的挑战和因素在起作用。
  “提升维权维稳能力与推进海上合作非常重要”
  南海之声:当下南海的局势,一方面是美国积极的部署和拉拢,另外一方面域内的国家也开始一些相对激进的举动。您觉得中国如何能保持定力,提升应对的实力?
  吴士存:对我们来说确实是挑战巨大。因为中国作为最大的南海沿岸国,又是南海诸岛真正的、唯一的主人,另外南海和平稳定也关切到我们的切身利益。我们应该在致力于维护南海和平稳定的同时,从三个方面来做工作。
  第一个就是提升我们维护南海和平稳定,维护我们在南海的权益主张的能力。美国之所以现在还可以开展所谓“航行自由行动”,挑战所谓的“过度海洋声索”,我认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的威慑力还不够,所以能力提升就是要在南海方向整合我们的海上力量,包括海军、海警等海上力量整合起来,提升我们维权、维稳的能力。另外,还要利用我们的岛礁,在建设部署防卫设施的同时,要增加面向东盟,尤其是南海沿岸国的公共服务产品。比如说海上搜救、助航设施、海洋环境的监测。我觉得这也是我们要兑现承诺的一个方面。
  第二个,还是要尽快推进“准则”磋商。大家担心南海和平稳定受到影响,因为现在没有一个有约束力的机制和规则来管控南海。这个规则需要大家来共同遵守,以维护南海和平稳定为根本目标,加强各自的互信水平,推动南海合作。所以我觉得对COC磋商我们还是要有紧迫感。
  第三个方面就是推进海上合作。中国和东盟之间,中国和南海沿岸国,中国和南海声索国如果没有合作,我认为就很难提升互信,这不利于南海问题的最终解决。但南海合作现在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所以怎么样把这些国家吸引到海上合作来,我觉得这是我们要做好的一篇文章。比如说,选择一个大家共同感兴趣的领域,海洋环保,另外渔业资源的保护,再一个领域我觉得就是海上搜救。一定要选择一些大家都能够接受的海上合作领域和项目,做大共同利益的蛋糕,通过这个来增强互信。
  “2022 年南海局势不容乐观 ”
  南海之声:如果要给2022年的南海局势做一个预判,您觉得它会朝哪些方面去演变,哪些因素会成为影响它的关键性因素?
  吴士存:2022年南海局势不容乐观。一个还是美国因素,可以看出来现在中美之间的博弈应该是全方位的。在南海问题上面,我觉得美国可能从军事安全领域给我们施加的压力会更大,也就是美国主导的南海军事化对我们构成的压力。四国机制向南海延伸,AUKUS三国机制又开始形成。2022年6月,菲律宾就要出现一位新的总统了。因为美菲合作的加强,仲裁裁决死灰复燃,由此导致中菲关系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对南海形势产生负面影响,这是大概率事件。再一个“准则”的磋商。我们希望能够在《南海各方行为宣言》(DOC)签署 20 周年的时候把“准则”谈下来,但是现在干扰因素、挑战太多。我觉得“准则”的磋商 2022 年有可能停滞不前,甚至于难产这样一种风险不能低估。第三个还是声索国的单边行动。我认为单边行动2022年会比2021年更频繁,将对南海形势阶段性的升温、动荡产生较大的影响。

国际日报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1997-2020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