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环球快报 2021年10月21日
按日期查阅

椰子 (菲律滨)

  张斐然的诗句,就像从收音机里唱出来的歌词,那么顺口和好听,那么感性和飘逸。
  《收音机》创作于二十岁之前,处于反叛的青春期当中的诗人,把传统家庭中受束缚的情绪,转化为一行行自由而奔放的文字,具有丰富多彩的浪漫主义色彩。诗人几年后毅然离开菲律滨,云游四方,往返于台湾和香港,四十几岁英年早逝。
  在另一首《瀑布》里,诗人说“我是土地忍不住的泪,也想过海”,印证了诗人那种浪漫主义的情怀。浪漫主义诗人以热情奔放的语言、绚丽多彩的想象和直白夸张的表现手法,致力于理想的艺术世界的创造。如果菲律滨华语圈存在有浪漫主义抒情诗人的话,那么,长相英俊的张斐然可以独领风骚了。
  “我是没有知己而要唱一辈子/唱一辈子他们的歌”,张斐然的诗意人生,像一首歌在我脑海不停地回旋。

HUANQIUKUAIBAO - INDONESIA
Copyright© 1997-2020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