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环球快报 2021年10月08日
按日期查阅

阿爽(新西兰)

阿爽闪小说
  

 替身女儿
 “叫女儿来看我,我好想念她……”患上末期痴呆的老奶奶又在悽切呼喊!
  她每天呆坐护理院入口处,自言自语哭喊着同样的话。
  她天天等女儿,可惜女儿了无踪影。
  她每天四处寻找女儿,手脚已跌至伤痕累累;护理员也拿她没办法。
  婕看了心很酸,决定在有生之年当痴呆老奶奶的替身女儿。
  婕每天来总带着iPad,找机会为老奶奶拍照。每当与她分享照片时,看到她那对混浊而迷惘的涙眼闪着一抹惊喜时,婕便想起当年看望痴呆母亲时情况……她的眼睛不由自主模糊起来。
  婕到护理院当义工两个多月来,只在庆祝圣诞的午餐时看过老奶奶身旁有个中年女士,两人很神似。婕听护理人员说,那是老奶奶唯一的妹妹,但她住在另一城市,无法常来看望姐姐。
  每当看见老奶奶失魂落魄哭喊找女儿时,心酸的婕总在想:
  “为何她女儿不来看望母亲?难道她不住这城市?又或许她工作太忙?”
  不知实情,婕不敢妄加批评,无奈之余对老奶奶也就特别关照。
  直到有一天,婕才知道多年前老奶奶因丈夫病逝而开始痴呆,只由独生女儿照顾。
  不幸女儿去年却因车祸去世,老奶奶妹妹不敢以实情相告,只能把她送进护理院……
  自从婕到护理院当义工后,老奶奶不再呆坐护理院门口。她脸上笑容多了,手脚伤痕却明显少了。
  半年后,婕胃癌不治而离世。她给自己女儿写下遗愿:
  “我走了!你很幸运,无须照顾年老多病的我,但希望你以后每周能抽点时间去当老奶奶的替身女儿,让我含笑九泉……永远爱你!”
  报复
  法官高高坐在法庭上,一名十四岁男童站在被告席上,目无表情垂着头。
  两个小时商议后,法官宣布陪审团一致决定:
  “被告半夜窜入玩具店行劫并杀死店主,罪不可恕;基于被告仍未成人,判入感化院十年……”
  观众旁听席上,一名秀丽少妇听完判决后,泪流满面。
  她身旁坐着一名脸色苍白、形容枯槁男子,毫无神气的双眼,泛泪向被告席望去。
  男童此刻也缓缓抬起头,愤怒双眼含恨却毫无悔意,正直勾勾瞪着少妇。
  他想起半年前一个深夜,无意中经过父母睡房,听到他们对话——
  “你决定离开我们?”
  “这里没什么值得我留恋……”
  “就算你不珍惜我们十多年夫妻感情,也看在孩子份上啊!”
  “他才十四岁,却成了你的小缩影,简直是个恶魔!你看看!我手臂上这些伤痕?不都是你们父子干的好事?”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那次我知道你有外遇,饮酒消愁,回来将你毒打,给了他坏榜样……”
  “我现在每天都得提心吊胆,在家要不被你虐待,就是小恶魔做你帮凶,你们把我当人吗?”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既然你去意已定,我无话可说。”
  “我决定明天就离开你们,另过新生活。”
  “你与他认识才不过半年,就做出如此决定?”
  “只有跟随他,我才有美好前途,这是你父子不能给我的。”
  “听说他离过婚而且还带着两名儿女,你离开自己儿子,却去当后妈?”
  “当后妈总比每天被亲生子拳打脚踢得好!”
  她离家一周后,一天夜里,男童就把玩具店老板杀掉,让她成为新寡……
  作者简介:林爽 Song Lam(QSM)笔名:阿爽。著有《纽西兰原住民》《展翅奥克兰》《林爽汉俳》《林爽散文集》《微型小说-遁世》《云乡龙裔毛利情》等中、英著作。美国民州时报“爽心悦目”版主/“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讨会]”理事(2006至今/“世界华文作家交流协会”副秘书长兼英文秘书 (2010至今) / 风雅汉俳社名誉社长(2011至今)。‘

HUANQIUKUAIBAO - INDONESIA
Copyright© 1997-2020 by .all rights reserved